我不会取名字总之就是日常吧[1]

*主cp意绮,九最
*现代日常向
*ooc满天飞
*渣文笔
*大概是糖



只要专业选的好,年年期末似高考。
学长学姐们的经验果然不假。这是绮罗生从出考场到回公寓到一头栽倒在意琦行怀里这整个过程中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意琦行熟练地把瘫倒在自己怀中的小狐狸一把铲起来抱回了房,将他放到床上一边心疼地摸着他这几天熬夜复习硬是给熬出来的黑眼圈一边随口就补了个刀:“明天还有一场,加油。”
“……”绮罗生委屈的泪水堆满了整个眼眶,挣扎着坐起身用尽全身力气悲愤地拽住他的袖子,边抽噎边抱怨道,“你都不安慰我……”
床边的意老头子被他的哭腔吓了一跳,嗷地一声连忙拽着自家狐狸就往怀里塞,一只手拍拍背另一只手不知所措地揉着他白茸茸的脑袋。绮罗生被他的反应逗得直笑,缩在他怀里哼哼唧唧地蠕动了两下,抬头伸长脖子在意琦行的脸颊上啾了一口又舒舒服服地缩回去,软绵绵地下达了命令:“想吃牡丹花饼。”
“我去买!”

绮罗生就读的学校叫苦境大学,四境闻名的最高学府,也是意琦行当年受苦受难(?)过的地方。意琦行在苦境大学政法系拼搏了四年,为人耿直做事一丝不苟有原则守规矩,一直到毕业都是成绩优异能力出众的模范学子。毕业典礼结束意琦行前一秒刚踏出校门正准备回家找老婆后一秒就收到了隔壁律师事务所的邀请信,百般纠结下连夜打电话给绮罗生寻求帮助。为了不让他错失这个大好机会那时尚在高三成绩平平的绮罗生摆起了一副搏命的架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刷高考题咖啡连杯灌补习连夜赶一天睡不到四小时疯狂苦读一整年,终于以玉阳省理科状元的姿态傲然考进了苦境大学,轰动全校。毕竟娇生惯养的学渣小少爷为了心上人逆袭成状元学神这样的励志狗粮可不多见,绮罗生这一出吓得连一向反对早恋的退休老校长戚太祖都重返校园当起了月老。
吓到的不只有戚太祖,被吓得最惨的还有意琦行和九千胜。作为从小看着绮罗生长大的亲哥哥九千胜他发誓他见过绮罗生考试及格的次数一只手数的过来,这高考成绩出来比他对绮罗生的期望值高了三百多分,吓得他把电脑重启了四十多次以确认确实不是系统bug。而意琦行被吓到不只是因为成绩,更因为一夜之间暴涨的情敌数。刊登在报纸头版头条的照片是校庆活动时校方的随手一拍,当时身为接待的绮罗生一袭白衣,正专注地摆弄着他的扇子,风吹起雪色的长发,他整个人笼罩在阳光里,嘴角带着几分笑意。被惊艳到的看报群众齐声尖叫,“我省状元颜值巅峰”疯传网络大半个月,查完成绩就去睡觉的绮罗生一觉醒来觉得整个世界都认识他了,自家母校的校门口围满了各式各样的迷弟迷妹,绮罗生惶恐万分,迅速定了票收拾好行李,逃命般地搬到了公寓里。

意琦行拿上钱包正准备出门迎面就撞见了对门住户之一的最光阴。他们公寓的格局是每户三室一厅,一层四户,地段好环境优,基本常年满员。加上这住宅区里十个有九个人都是苦境大学的毕业生,剩下的那个是苦境大学在读的,楼上楼下左邻右舍都是一起逃过课挂过科的战友,尤其他们家楼上还有整整一层的素还真,故而公寓内热闹非凡,一来二去认识的不认识的全成了兄弟,邻里关系空前和睦。
他们家的三户分别是一留衣意琦行绮罗生,对门则住着九千胜最光阴和……小蜜桃。对没错小蜜桃,爱狗如命的最光阴特地腾了间屋子出来给他家爱犬,搞得绮罗生每次去他们家玩都要啧啧感叹几句人不如狗。
最光阴和绮罗生都属于那十分之一的在读生,不过大了绮罗生三届的最大学长今年收拾收拾就该准备毕业了。他那有钱有势又疼崽子的老爹时间城主早准备好八十多份工作就等着他来挑。照理说他现在应该十分乐呵才是,但意琦行看他怎么也不像乐呵的样子,站在电梯间边上动也不动,个性的分叉眉皱得那叫一个千沟万壑,表情一脸杜舞雩。
如果没看错的话,刚电梯门关上之前,里面隐约有个雪白雪白的身影……
这栋楼里虽然什么人都有,但是能白成这样的还真不多。住顶层的神棍如月影是一个,此外就是他们这层的九千胜绮罗生兄弟俩了。
最光阴会这样盯着看的,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了。意琦行站在边上犹豫了一下,最光阴周身围绕着的忧郁气场让他有些不敢靠近,但是!绮罗生!和他的饼!是最重要的!这么想着,意琦行鼓起勇气过去打了个招呼:“嗨。”
意琦行想过最光阴可能因为忧愁得缓不过神来而不理他,也可能平常地回应一下他的招呼,也可能因为思绪被打断而暴跳如雷。他自以为猜测到了所有可能产生的结果,然而一切还是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最光阴一把握住他的胳膊:“意琦行,你谈过恋爱吗?”
……
……
……………………………………………………
“……啥?”

评论(4)
热度(31)

© 涂钦奈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