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绮】反正我不会取名字总之就是穿越(1-2)


(1)

绮罗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吊在一架直升机的旋翼上。
他花了五分钟让意识恢复清晰,然后开始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
好像刚才他在游乐场里,旁边一群熊孩子正在玩遥控飞机,之后……似乎是因为那个操控飞机的崽子技术太辣鸡,导致飞机失控,在空中旋转跳跃八十多圈然后直冲着他飞来……
再然后……
他就挂在了这里。
……
我靠前后完全联系不上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
飞机的驾驶仓就在他的右手边,舱门已经不知道给摔哪儿去了。绮罗生在空中晃了两晃,朝前猛地一扑跌进了驾驶仓里。他趴在椅子上歇了一会儿,从储物箱中翻出了一面镜子,开始打量起自己的脸。
嗯,很好,一如既往的好看,没有被飞机撞过的痕迹。
他欣慰地撩了撩头发。
……
“不对啊!!!!!!!”绮罗生一把摔了镜子,“现在的重点不应该是脸啊!!!!”
他跳出驾驶仓,绕着飞机转了一圈。自己现在好像是在一片树林里,四周安静得要命,只有树和一架贼大的直升飞机。飞机破破烂烂,机身底下还压着几棵倒霉的树,看来是坠毁在这里的……
他猛地想起那架扑面而来的小飞机,继而用惊恐的眼神瞟了一眼坠毁的直升机。
哦这俩……长得真像……
这他妈就尴尬了……
难道自己是被飞机一撞缩小了?现在跟它一起掉到了路边的草丛里?
绮罗生又摸了摸边上的树。嗯……的确是树不是草。看来自己没有变小。还好还好。
还好还好。
……好个屁啦!!!!!!!!!
那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啦!!!!!!???
呆立在树前面忧郁了很久,绮罗生毅然返回驾驶仓,翻箱倒柜地扒出了飞机上的所有食物,再到路边找了些野果子,打包装好。不论如何先离开这里再说!他拎上满满一袋子的食物,做好了在森林里迷路十几天的准备,选定了一个方向,一把拨开灌木丛钻了出去。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小山坡,而山坡下面,赫然是一条古代的街道。
……
“我该不是穿越了吧……”
绮罗生退后几步,回头看了一眼。……那架飞机的确还在那里没错。他再往前走走,低头看了一眼。……底下的场景确实是古代的没错。
……
难道这里是横店?
“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他一脚把地上的石头踹飞,然后转身打算到树林里另外找条路看看能不能走到正常的地方去。
“啊!”
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惨叫。绮罗生愣了一下,这……好像是从刚才那个小石头飞出去的方向传来的。
卧槽砸到人了??!?!!!!!!?!????
绮罗生飞快地跑下山坡,果真看到一个人倒在那里,穿着一身紧跟时代潮流的繁琐服饰,好像是个本地人。
……完蛋了。
他连忙扔下食物上前去扶起那人:“喂你有没有事?”
没有反应。
“……喂?”绮罗生拍了拍那人的脸,“你还好吗?喂?”
没有反应。
“……”绮罗生无奈地贴在他胸口听了听,嗯,活是还活着,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给砸出什么毛病来。他把那人抱起来看了看,嗯,额头上有被砸伤的痕迹,其他地方都还挺……完整的。“还好没砸到后脑勺。”他松了口气。
他把装食物的袋子扯成一片片布条给那人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便坐在一旁打量起了那人的相貌。
这人的脸超乎寻常却又十分自然的白,睫毛很长,鼻梁高挺,眉心有两颗水钻,银发被梳成了一个复杂到绮罗生完全看不出构造的超高发髻。
长得很帅,发量很多。绮罗生看看他的脸,再看看他的头发,内心默默地总结道。
那人的身后背了把剑,也不知道刚才倒下去的时候撞着哪到没有,不过这会儿应该是硌着挺难受的……绮罗生想了想,伸手欲要帮他把剑挪走。
他的手刚碰到剑就见那人猛地一震,还没来得及将手缩回来便被用力抓住了手腕。“你干什么?”那人睁了眼,一双漂亮的蓝眸中透出浓浓的戒备和恐惧。
“我……”绮罗生被他突如其来的反应吓得不轻,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人撑着地面坐起来,抬手摸了摸额头,疼得一颤。“是你偷袭了朕?”他狠狠地瞪了绮罗生一眼。
“……你是皇帝吗?”
那人惊恐地向后退了退:“你知道朕是皇帝??!!”
“……”
“你是别国派来的刺客吗?为什么没有杀了朕?……你究竟有什么阴谋?!”
“……”绮罗生一脸茫然,“我是不小心砸到你的……”
“哦这样啊。”那人点点头,放心地挪回到他身边。
“……”
……嗯?
…………嗯??????????

(2)

意琦行今天第一次溜出皇宫来投入大自然的怀抱,没有想到自然给他的第一份礼物就是一块从天而降的大石头。
在倒地足足半分钟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被砸了,额头一阵一阵地疼,脑袋晕晕乎乎,没力气睁眼更没力气爬起来,只好趴在地上,像条翻不过身的咸鱼。
“喂你有没有事?”
一个温润如春风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有人将他扶起来,拍了拍他的脸,“喂?你还好吗?喂?”
……居然喂喂喂地喊朕!意琦行心中不满到了极点。
他感觉到那春风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后将他放下,紧接着他听到了布条被撕开的声音,那人似乎是在撕扯着什么东西。很快他便知道了为什么要撕东西――他替他包扎了伤口。
……看在你对我还不错的份上,我就不生你气了。意琦行这么想道。
包扎完伤口之后他就没了动静。意琦行没听见他远去的脚步声,所以他应该是没离开。但他待在这儿干嘛呢?
莫非他对我一见钟情,想要等我醒来以身相许?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有一只手抚上了他的剑。一瞬间全身的力气都回来了,他猛地抓住了那只手,睁眼瞪着手的主人:“你干什么?!”
手主人是一个白衣白发的少年人,艳丽的紫色瞳,尖尖一对异耳,不显怪异,反而十分搭调好看,活像一只小狐狸。
对没错,就是我们谜之穿越的绮罗生。
此时绮罗生好看的双眼瞪得老大,整张脸都写满了懵。“我……”
意琦行想起刚才的大石头:“是你偷袭了朕?”
绮罗生持续懵逼:“你是皇帝吗?”
……?!他居然认识我??!!!既然这人认识我,那我被砸肯定不是偶然!他警惕的向后退了退:“你知道朕是皇帝?!”
绮罗生露出了关怀傻子的表情:“……”
“你是别国派来的刺客吗?为什么没有杀了朕?你究竟有什么阴谋?”
绮罗生这才回过神来,开始解释:“不我只是不小心砸到了你……”
原来他是不小心的啊!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只是初遇,意琦行就是毫无理由地断定绮罗生不会骗他。他瞬间放下了心,屁颠屁颠的又跑回他身边。
绮罗生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跑回来:“……看来我,真的把你砸坏了。”
“啊?”这下换意琦行懵逼。
绮罗生连忙摆手:“没什么没什么。”
“哦……你叫什么名字?”
“绮罗生。”绮罗生答完后,随口回问道,“你呢?”
意琦行愣了愣,绮罗生才突然意识到对方是皇帝,这样贸然问皇帝的名字好像不太好。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意琦行的表情,正准备道歉,意琦行就先开口了:“你是想听全名吗?”
全名?
绮罗生持续懵逼:“当然是问全名啊。”
“哦……朕叫意·剑宿·尘外孤标·绝代天骄·布拉图·卡维尔·耶洛卡蒂斯·亚新觉罗·乎雷克·璃拉尔辛·伊斯卡安·洛库爱卡李思维亚尔丝迪丽兰卡·琦行。”
“…………………………………”
绮罗生捂着心口:“您的名字,真,雄伟。”
意琦行无奈道:“没办法,朕出生的时候,文武百官皇亲国戚都给朕想了名字,父皇没有办法,又不能都拒绝,只好让他们自己选出几个满意的来,全塞到了朕的名字里。”
“……那他们平时这样喊你,不累吗?”
“他们平时都喊朕皇上啊。”
“……”对哦,哪有人会直呼皇上全名的。
“不过……如果你不想喊皇上的话,可以喊朕意琦行或者绝代剑宿。”
绮罗生一脸受宠若惊:“为什么我可以不喊皇上?”
“你喊皇上喊得太难听了。”
“……哦。”绮罗生嘴角一抽,“那你既然是皇帝,为什么又自称绝代剑宿呢?”
“你不觉得这称呼很帅吗!”
“……”
……
……
一片尴尬的死寂。
两人相对无言地坐了三分钟后,意琦行开始观察绮罗生的衣服。都是他从未见过的款式,上身穿得很单薄,白色衬衫的袖子挽起露出半截手臂,裤子是修身的白长裤,鞋子貌似是皮质的。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衣物了。
这衣服看着好冷,但却能衬出他修长的身材。哪像自己,一大坨衣服挂在身上,裹得跟个球似的,连脖子都没有。
“你的衣服很好看。”意琦行十分真诚地看着绮罗生。
绮罗生却瞬间慌了:“这,这是我们那里的民族服饰!”
“民族?哪个民族?”
“啊……”完了完了完了完了!眼前这人虽然看着呆但他好歹是个皇帝啊!穿越这种事情被皇帝知道了是要出大事的!不行……民族不能乱讲……万一他正好了解这个民族……我不就穿帮了……慎重地考虑了五秒后,绮罗生十分严肃地对意琦行说,“我是,脸滚键盘大法好莫西维埃尔路德亚辛斯坦不知道还叫什么好咯总之这个名字要超级长长到你绝逼没听过族的。”
意琦行猛地一拍手:“哦!这个民族朕知道,前两天你们族长还到宫里来给朕送礼了呢。”
……WTF????!!!!!!
“不过他穿的衣服好像跟你身上的不太一样。”
“这……这个……”绮罗生生无可恋地抹了把脸,“这是我们民族贫民的服饰……”
“哦。”意琦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但瞬间又十分同情地看向绮罗生,“你是贫民啊?”
“……啊,是啊。”
“你很穷吗?”意琦行脸上写满了心疼。
绮罗生:“……”反正没你有钱。
“啊……对不起,朕这样问好像不太好。”意琦行看绮罗生许久没有回话,知道自己的问法不对,有些内疚地挠了挠头。绮罗生看着他呆了呆,心说卧槽一个皇帝居然会有这样的反应,正想要安慰,就听意琦行换了个问法:“那你家是不是常常揭不开锅啊?”
绮罗生:“……………………………”
这皇帝,真尼玛讨厌。

评论(10)
热度(21)

© 涂钦奈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