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好的绮罗生♡

布袋戏猜成语系列[三]

【2018的第一天,来个跨棚乱炖特辑x】

因为太长了所以只能发头条文章了(……。

此中包含#霹雳布袋戏##金光布袋戏##新世纪布袋戏#

顺便送两个素风和温赤的小相声hhhh

祝各位新年快乐啦!

【龙凤呈祥】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和这两人分到一组的)啸日猋:“呃,我和赤羽信之介,一起给你拜年了。”

神蛊温皇:“鸡飞狗跳。”

赤羽信之介:“……?”

【穷途末路】

黄文择(?):“就见他一路急急而奔,忽然!前方!竟现一处断崖!这可真是……”

秦假仙:“柳暗花明啊!”

黄大:“?”

秦假仙:“你做了这么多年布袋戏,还不知道跳崖不死是个定律吗?”

黄大:“???”

【心旷神怡】

南风寄羽:“啊,看这情花谷的美景,能与你共赏,真是让我感到……”

莫涉心:“心肌梗塞啊。”

【纵横驰骋】

史艳文:“黑白郎君驾驶着幽灵马车,在战场上……”

藏镜人:“横冲直撞。”

【刨根问底】

一剑封禅:“……这说的就是你吧。”

剑雪无名:“虾米?”

一剑封禅:“……”

剑雪无名:“虾米说的是我?”

一剑封禅:“这个词。”

剑雪无名:“为虾米这个词说的是我?”

一剑封禅:“因为你太多为虾米了。”

剑雪无名:“为虾米因为我太多为虾米这个词说的就是我?”

一剑封禅:“……”

剑雪无名:“为虾米你觉得我太多为虾米?”

一剑封禅:“……”

剑雪无名:“为……”

一剑封禅:“够咯!麦要再为虾米咯!”

剑雪无名:“为虾米麦要再为虾米?”

一剑封禅:“……你不许再说话了。”

剑雪无名:“为虾米?”

【以身作则】

君奉天:“作为云海仙门的大师兄,你要……”

玉逍遥:“倚老卖老!”

君奉天:“不是……”

玉逍遥:“为老不尊!”

君奉天:“……不,不可以。”

【大公无私】

玉逍遥:“来,看到你法儒爸爸你会想到什么成语?”

玉离经:“……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君奉天:“那个不是成语!”

【日月可鉴】

蝴蝶君:“阿月仔,我对你的感情,素还真和谈无欲都看得见!”

素还真:“看不见看不见。”

谈无欲:“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蝴蝶君:“你们两个!!!!”

【夸父逐日】

夸幻之父:(跳起来朝着太阳就跑)

楚天行:(看着夸幻之父飞奔着远去的背影)“呃,神庙逃亡?”

解锋镝:“不,神庙逃亡的话,他应该是后面追人的那个。”

夸幻之父:“……不许老拿那个3d胖子说事!”

【生离死别】

意琦行:“是我们曾经历过的,让我很害怕的事情。”

绮罗生:“同舟(重音)共济吗?”

意琦行:“再皮,拉着你展翅高(重音)飞。”

绮罗生:“哎哟剑宿——”

【顺藤摸瓜】

地冥:(一手拎了根藤蔓,一手摸了摸人觉)

天迹:“……地,地瓜藤?”

人觉:“……我真想跟你天人永隔。”

【情之所钟】

凌霜节:“……唉,炎凰煞凤吧。”

阅天机:“男左女右?”

【目光炯炯】

漠刀绝尘:(突然开眼)

御不凡:“绝尘你怎么突然亮了?不舒服吗?”

漠刀绝尘:“啊?”

御不凡:“啊?”

漠刀绝尘:“啊?”

御不凡:“你啊啥啊?”

漠刀绝尘:“猜词啊?”

御不凡:“噢,啊,那,凿,凿壁偷光?”

漠刀绝尘:“……啊???”

【出谋划策】

葬魂皇:“谋师昨夜来找本皇……”

凌霜节:“呃,谈情说爱吗?”

阅天机:“咳……”

【舞文弄墨】

北冥皇渊:“八纮稣浥。”

铅:“千岁是何意?”

北冥皇渊:“有谋略的章鱼就是在舞文弄。墨。啊。”

八纮稣浥:“……你还想再挨一次墨汁吗!”

北冥皇渊:“麻烦请嘴对嘴精准地……”

八纮稣浥:“……北!冥!皇!渊!”

铅:“老臣的眼睛……”

【舌灿莲花】

素还真:“这回该是劣者的口才了。”

屈世途:“花言巧语吧。”

千叶传奇:“我觉得是油腔滑调。”

慕少艾:“坑蒙拐骗比较合适。”

谈无欲:“我觉得还是骚话连篇。”

素还真:“……你们再这样,素某要开口喊前辈了。”

【俯瞰众生】

杜舞雩:“弁袭君踩上了棉拖之后,终于可以……”

暴雨心奴:“跟我们平起平坐了。”

【国色天香】

绮罗生:(指了指自己背上的牡丹)

意琦行:“……蚂蚁花呗?”

【慈悲为怀】

佛剑分说:“我们佛门中人,个个……”

剑子仙迹:“入魔成瘾?”

疏楼龙宿:“哎呀剑子,小心点,不要说的太直,他们不入魔都蛮暴力的。”

佛剑分说:“……”

前两次的猜成语活动成功导致了罗黄二人的离婚(。这场面简直不能更惨。几个月后的今天,在新年的第一天,罗总终于开始再次尝试把泉仔哄回家。

【八抬大轿】

君曼睩:“黄泉这次可是真生气了,你好好想想你要怎么把他请回来?”

罗喉:“嗯,威逼利诱?”

君曼睩:“……你真的想让他回来吗。”

【改过自新】

罗喉:“黄泉,之前真的是我错了,我发誓我这次一定会……”

黄泉:“变本加厉?”

【言听计从】

罗喉:“不是,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会对你……”

黄泉:“颐指气使?”

【重归于好】

罗喉:“没有,我真的,我很认真地反省了我的过错……”

黄泉:“喔。”

罗喉:“那黄泉,我们是不是可以……”

黄泉:“分道扬镳了。”

【复婚失败.jpg】

——相声——

【霹雳】

风采铃:哎各位好久不见!

素还真: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风采铃:今儿可真是奇了。

素还真:怎么就奇了?

风采铃:我和素还真来给大家说相声来了。

素还真:哎~

风采铃:我逗哏他捧哏。

素还真:哎嘿?

风采铃:能让这骚话连篇的素闲人给我捧哏这可不就是奇了吗~

素还真:哎哟喂媳妇儿……

风采铃:嗨不闹了不闹了,这不新年呢吗,咱就得聊一些新年的事儿。

素还真:啥叫新年的事儿?

风采铃:今年是狗年。

素还真:哎对。

风采铃:北狗的本命年。

素还真:哎我狗兄。

风采铃:所以我们来聊聊这个“二零一八”。

素还真:哎?

风采铃:这个二零一八啊……

素还真:等会儿!咋着了突然就不带我狗兄玩了啊?你看他在台下他都快哭出来了你看看……

风采铃:哎别别别!别哭啊!谁说不带你玩了!我这不是想选吉祥物吗,这吉祥物可非你莫属啊。

素还真:哎是这个道理。

风采铃:但你们记不记得那什么……哎二零零八的时候!十年前,对不对?那个奥运!

素还真:哎奥运。

风采铃:奥运的吉祥物,有几个?

素还真:北京欢迎你,五个!

风采铃:所以咱这新年吉祥物要五个,那这还缺这四个呢,可不就要聊聊二零一八嘛!

素还真:这没毛病。

风采铃:说到这个二,你能想到谁?

素还真:我想到我们箫二哥。

风采铃:行,那箫二哥也是咱今年的吉祥物。

素还真:这么随意的吗?

风采铃:你有意见?

素还真:咳我们接着来说说零……

风采铃:这还差不多。零你又想到谁?

素还真:想到我采铃。

风采铃:……哎……

素还真:嗯?

风采铃:没,没什么,下一个咱要说的一。

素还真:一。

风采铃:这必须是咱一哥。

素还真(笑出声):你啊……

风采铃:我怎么?

素还真:没怎么没怎么……

风采铃:你要对我有啥意见咱今晚回家慢~慢~说~

素还真:哎?

风采铃:最后剩个八你说谁吧!

素还真:八,八岐邪神?

风采铃:得嘞就他!

素还真:啊?

风采铃:走走走咱回家!

素还真:啊啊?

风采铃:干正事~

素还真:啊啊啊?

风采铃:走啦走啦~

素还真:哎等等……采铃!采铃啊!~

【金光】

神蛊温皇:刚才霹雳那边夫妻档。

赤羽信之介:哎是。

神蛊温皇:不过没关系咱这儿也夫妻档。

赤羽信之介:哎?

神蛊温皇:刚才他们说二零一八……

赤羽信之介:不你等会儿???

神蛊温皇:二零一八二零一八……

赤羽信之介:不!停!你闭嘴!你先给我说清楚!什么就夫妻档了谁跟你夫妻档了?

神蛊温皇:好好好,夫夫档,夫夫档可以了没有夫夫档?

赤羽信之介:……

神蛊温皇:刚他们说了二零一八。

赤羽信之介:……嗯。

神蛊温皇:哎军师大人哎哟您别这么有气无力的,来啊躁动起来来来来来来!

赤羽信之介:啊!二零一八!

神蛊温皇:……

赤羽信之介:……

神蛊温皇:好好好,嗯咳刚刚他们说了二零一八。

赤羽信之介:对二零一八。

神蛊温皇:他们霹雳有二零一八,咱金光也得有二零一八!

赤羽信之介:哎这不能输。

神蛊温皇:咱不但不能输,咱还得跟他们不一样。

赤羽信之介:怎么个不一样?

神蛊温皇:咱倒着来。

赤羽信之介:啊?

神蛊温皇:咱先说八。

赤羽信之介:噢这么个倒着来。

神蛊温皇:八,他谐音是爸。

赤羽信之介:哟这我想到个人。

神蛊温皇:我寻思着咱俩想一块去了。

赤羽信之介:你想了谁?

神蛊温皇:可不得是咱们的史艳文史爸爸吗!

赤羽信之介:默契!

神蛊温皇:这说完了八咱就来说一,刚他们说的一哥,咱得来些不一样的。

赤羽信之介:这又怎么不一样啊?

神蛊温皇:我们可以说天下第一毒。

赤羽信之介:……嗯?

神蛊温皇:还可以说天下第一剑。

赤羽信之介:……

神蛊温皇:还有那个天下第一楼……

赤羽信之介:得得得,你直接提名你自己不就完了。

神蛊温皇:哎呀军师大人真的是抬举我……

赤羽信之介:去,别贫,快接着说零。

神蛊温皇:零,我们让军师大人来说一个。

赤羽信之介:我说?

神蛊温皇:您说。

赤羽信之介:我想想啊,这作者老觉得月牙岚像我儿子。

神蛊温皇:都是红毛儿。

赤羽信之介:那我就选儿媳妇爱灵灵好了。

神蛊温皇:哎这选得好!

赤羽信之介:选得好啊?

神蛊温皇:选得是真好!

赤羽信之介:过奖过奖。

神蛊温皇:下一个咱要说二了。

赤羽信之介:二……

神蛊温皇:我们二也得二得有特点,二就得挑全剧最二的。

赤羽信之介:那你觉得全剧最二……

神蛊温皇(小小声):我觉着是那天恒君……

赤羽信之介:哎你不一向以诚待人么咋还不敢大声说人家坏话了?

神蛊温皇(超大声):好那让我们来说说下一个!

赤羽信之介:这也真是够以诚待人的……

神蛊温皇:这吉祥物五个我们也不能少,咱也得把这第五个补上。

赤羽信之介:是不能少。

神蛊温皇:他们刚刚说的那个吉祥物不是生肖么,咱也要和他们倒着来。

赤羽信之介:这怎么倒着来?

神蛊温皇:咱们说去年的生肖。

赤羽信之介:去年的生肖?

神蛊温皇:鸡。

赤羽信之介:嗯。

神蛊温皇:火鸡。

赤羽信之介:嗯?

神蛊温皇:你。

赤羽信之介:我去你的!!!​​

评论(12)
热度(246)
  1. 绮罗生的毛毛领 转载了此文字

© 绮罗生的毛毛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