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一只巨大的路宝宝】

清晨。
路宝宝喜欢赖床。
A路人醒的时候,路宝宝还在嘟嘟囔囔地说着梦话。
像是做了什么噩梦吧,路宝宝的眼角挂着一滴眼泪。眉头也锁着,一副十分难过的样子。A路人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被路宝宝紧紧地抱着了,他无奈的推推路宝宝的手想要起身,哪知道却被他抱得更紧了。
“……呜……”路宝宝抱着他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A路人慌了神,翻身面对着路宝宝,伸手抱住他的大脑袋,轻声道:“你不要哭,我在,我在。”

在A路人第五次无聊的睡过去之后,路宝宝终于醒了。
已经快要中午了,路宝宝感觉肚子饿得慌,张口就想喊A路人做饭,却发现那个本应该在电脑桌前忙碌的人儿正躺在他的怀中。
他凑近看了看。A路人的呼吸很轻很稳,胸口随着呼吸起伏着,头顶的呆毛一晃一晃。好少看到A路人睡觉的样子,没想到这么安静。
路宝宝伸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的脸。
今天的宝宝,起的比路路还早!

起得早的人,就该做饭!
不知道哪来这样的想法,路宝宝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垫着脚尖走向厨房。
那边A路人睡得正香,丝毫没有察觉灾难正一步一步的降临(。)
不过灾难来得很平静,没有惨叫,没有爆炸。只有当他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端着盘子一脸期待站在他面前的大大路。
和他盘子里的一盘碳。
“……”A路人默不作声地瞅着盘子。
“可能有点焦。”大路人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原来你管这个叫有点焦吗。
在大大路热切目光的注视下,他接过盘子,颤抖地吞咽了起来。
蛋没有错,蛋也很绝望呀。
他忍住了眼中即将涌出的泪水,把最后一口蛋咽了下去。
“……好,好吃。”

路宝宝喜欢逛街。
虽然每次带他上街都会有超级高的回头率,不过A路人并不在乎。
“想吃大盘鸡。”路宝宝奶声奶气地喊。
A路人一个踉跄差点没一头直接给栽地上。这家伙……口味还真是随了他……
他牵着路宝宝走进路边的一家店里,老板一脸惊恐地过来送菜单。A路人瞥了一眼菜单:“老板,大盘鸡……”他看了看路宝宝的体格,沉默了一会儿,“……来,五份。”
“……明白。”

五份大盘鸡下肚,路宝宝还是没有半点饱的感觉。拽着A路人就往美食街钻。
一手抓了二十串鱿鱼,一手拎了三个烧饼。路宝宝吃得尽兴,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没有跟上A路人的步子。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找不到A路人的影子了,呆呆地站在了原地,嘴里的鱿鱼还没有咽下去,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跟丢了……
就在路宝宝已经酝酿好情绪准备嗷地哭出声的时候,人群之中一个橙毛的人影突然窜出。A路人喘着气跑到他面前,蓝色的里衣已经被汗水浸透。他哑着嗓子,表情超凶:“你怎么都不知道跟紧点儿?!要是我没有发现你不见了跑回来找你你要怎么办?!被人带走了怎么办?!回不了家了怎么办?!再也找不到你了……可怎么办?”
路宝宝低下头小小声地说:“……对不起。”
A路人发泄完情绪,呼吸也渐渐平静了下来。见路宝宝依旧杵在那儿低着头,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算了,没事了。”
路宝宝还是不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地面。
A路人瞅了瞅他,突然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鱿鱼。路宝宝猛的抬头:“鱿鱼!!!!!”
“这是惩罚。”A路人表情狰狞地咬了口鱿鱼。
路宝宝酝酿了半天的泪水终于因为一串鱿鱼爆发了:“呜呜!你抢我鱿鱼!!!!!你抢我鱿鱼!!!!!呜哇呜呜呜呜我的鱿鱼!!!!!!!”
“……”A路人揉了揉差点给震掉下来的耳朵,“乖,乖,不哭,回去给你做馄饨。”
路宝宝哭得惨烈,一时间没刹住车,抽抽搭搭地问:“真的吗?”
“真的,做一——大锅,超大个超大个的馄饨。”
“嗷——”
“还哭不哭?”
“不哭,不哭!”

吃饱喝足后,路宝宝揉着肚子爬上了床。
A路人白天睡得太饱,此时一点困意都没有。他泡了杯热茶到电脑桌前坐下,打开软件做起了鬼畜。
路宝宝在床上翻了个身看他。从这里只能看到他的侧脸,房间里的灯已经都关了,电脑是唯一的光源。亮光之下A路人的深情无比专注,偶尔会突然微微一笑,或许是找到了满意的素材……?
路宝宝看了一会,突然出声喊他:“路人,路人。”
“嗯?”A路人摘下耳机看他。
路宝宝愣了愣。他的声音并没有很大,A路人却好像无论如何都能听的清楚他讲话。“路人,路人,我以后再也不会跟丢了。”路宝宝抓着枕头,声音中透出一丝委屈。
A路人看了他一眼,朝他这边伸出了手。路宝宝配合地把脑袋凑过去,A路人轻轻地,捏了捏他的脸蛋。
“无所谓,反正不管你跟丢多少次,我都一定能把你找回来的。”

评论(2)
热度(43)

© 涂钦奈安 | Powered by LOFTER